投稿

文學

首頁  >  文學

雜屋閒居

作者:範依靈  編輯:新聞網編輯  來源:湖北大學報   發佈時間:2021/09/27

從小到大,我一直和爺爺奶奶生活在一起。爺爺奶奶的生活,樸實而勤儉,我小時候買的東西也不太願意扔,就一件一件地都留了下來。我也粗心大意,不喜歡好好收拾東西,各種玩的用的小玩意也就都被留在了房間裏從不處理。久而久之,在我的印象裏,家就變成了一個雜屋,卻承載了幾乎我全部的童年記憶。

幾年前,在我房間門後的盒子裏,還有兩瓶住着神祕“生物”的礦泉水瓶,裏面還有海藻和石子。那是我小學最愛的海洋寶寶。雖然在大人眼裏,它們只是一顆顆化學物質合成的小圓球,但是在兒時的我看來,那就是我第一次理解並呵護的“生命”。那時,我還經常和院子裏的小夥伴相約去花壇裏,摘各種小花的花瓣,放在一起加上水和沐浴露,混香每一個陽光温暖的下午。還有很多這樣的童年趣事,大概很多都記不清了吧。它們大多都有夢幻的底色,時而伴隨着香氣,時而帶着一點夕陽的身影,透過它們,我能看到那雙稚嫩好奇的眼眸。每個人在那個年紀,都可以以天真無邪的名義,不為任何事情尋找意義。陽光可以輕輕地撫慰靈魂,日記可以滿滿地記下成長。希望在成年之後還能擁有這樣的心態去體會生活吧。

除了這些,還從抽屜裏翻出了舊時和家人的合影。照片上的爺爺奶奶,還是中年人的模樣,整個人都那樣有精氣神。我不禁想起,那時一片陽光的綠蔭之下,爺爺永遠挺拔地站在綠色自行車旁,等着接我放學。爺爺喜歡集郵,喜歡養花,喜歡鑽研難題,喜歡騎自行車去各種地方。在每個週一到週五的下午四點半,他都會騎車準時出現在我的校門面前。坐在爺爺自行車的後座上,安心地閉上眼睛,有微風拂過,時間流水般流淌。到了家,我若開始寫數學作業,他就在一旁看着,時不時給出輔導的建議。好多方程我不會解,他就拿出紙筆細心給我演算,邊教邊問我聽懂了沒有。我其實並未聽懂,或者並未在聽,心思已經飛到了窗外的麻雀身上,就若有所思地點點頭,只記住了那個答案。後來我越長越大,做的題也越來越難,爺爺幾十年前的記憶也似乎再也沒有那麼神通廣大。書桌邊漸漸只剩下了我一個人,在燈盞下,紙筆旁。再到後來,那張桌子也被閒置到了一旁。而那塊小小的綠蔭裏,那輛看起來那麼高大的自行車旁,也沒有爺爺的身影了。他的身體隨着年歲增長不如以前,我也日益成長,長到最終離開了家。

之後很久我才意識到,爺爺很少用言語教育過我什麼,但他熱愛生活,永遠挺拔的姿態卻植根在了我的心裏。而時間也在這個過程中慢慢遠去。只有精心收好的集郵冊子,集郵冊子裏的一張張小郵票,翻開時陽光中飛舞的顆粒,不聲不響,在記錄着光陰的痕跡。

(作者系2020級新聞傳播學類專業學生)

相關文章:
讀取內容中,請等待...

最新導讀

新聞排行

圖片新聞

版權所有©湖北大學 2016 湖北大學黨委宣傳部 地址: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友誼大道368號
郵政編碼:430062  鄂ICP備05003305    圖標鄂公網安備 42010602000204號

 


  • 微信

  • 微博